“妈妈,我不太懂你的意思。”安筠反应过来说。

    “我哥哥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,他是一个很好的哥哥,但我也相信他是一个很好的父亲,所以不要害怕,他们很乐意去接受你的。”蔷薇夫人说。安筠倒是有些迟钝。

    但是再这么迟钝,她也看出来自己妈妈的意图,也是劝她回去南宫家的,于是安筠马上就问“妈妈,您也跟爸爸一样,要送我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安筠,妈妈不舍得你离开,但是南宫家始终是你真正的家,那里有你真正的家人,安筠,他们很可以乐意去接受你,你也别抗拒他们,行吗?”蔷薇夫人温柔的说着,说实话,安筠最害怕自己妈妈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,因为她会忍不住去答应。

    “不行,妈妈,我只想跟你们一起对我来说你们才是我的家人。”安筠对于南宫家的抗拒心理不是一般的重,其实说是安筠抗拒南宫家,倒不如说安筠是抗拒安林。一想到这里,蔷薇夫人就觉得有些心疼,是经历了什么事情,才会让安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安筠,你爸爸做的决定,我们无法更改。”蔷薇夫人也只好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妈妈,只要你跟爸爸说,爸爸就一定会改的,妈妈,你跟爸爸说,我不想离开你们两个。”安筠抱住蔷薇夫人的手臂说,蔷薇夫人又何尝也是不想离开安筠。

    “听话,安筠,你爸爸都是为你好。”蔷薇夫人说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呢!反正我就是不想离开这里。”安筠见蔷薇夫人这边游说无果,不知道怎么办,只好一直抵抗着,也许爸爸看到自己的决心,就不会让自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跟你说了的那么多我小时候的故事,就是想跟你说,我爸爸很喜欢女儿,我哥哥也是一样,在生下哥哥之后你爸爸一直嫌弃着,怎么是个儿子,你爸爸要是看到,你这么乖巧的一个女儿,一定会疼你的。”蔷薇夫人劝说着,但是安筠无动于衷,其实她知道,她见过自己的爸爸,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,甚至心里面有个想法,要是他是自己爸爸的话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结果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爸爸,安筠也是开心的,但是这个结果还是有些突然,她还没来得及接受就回到了蔷薇组织。其实按照她跟安林之间的关系,她也不会去接受的,余生,他们两个可以互不关联。

    见安筠不说话,其实蔷薇夫人知道安筠真正抗拒的是什么,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,他们母女两个之间的误会,还得她们母女两个去解决。

    “安筠,其实你母亲,也就是我嫂子,她在我的印象当中,一直是一个很美好的女子,或者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,你刚好可以把这个误会给解除了。”蔷薇夫人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误会,她一直是一个很好的人,对任何人,就算是流浪动物她也可以很好风对待他们,可是对于我,她不是这样的,一开始她以为我是一个野种,是一个耻辱,到后来的态度改观,只不过是因为我是她跟自己心爱的男人生的。”安筠落寞的说着,其实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么对待,她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蔷薇夫人看着安筠这个样子,很难去想象,安筠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苦,所以现在说到这里的时候,才会这样。蔷薇夫人心中一阵心疼,其实她是要来说服安筠回到南宫家的,但是她看着安筠现在这个样子,她开始动摇了。不过还是理智占上风,为了安筠的安全,她必须要回去南宫家。

    “安筠,所以你更要回去面对他们,我不希望你一直当一个逃避的人。”蔷薇夫人对安筠说。

    安筠回去的时候,耳边一直是蔷薇夫人的这句话,其实她来到蔷薇组织这里,何尝不是来逃避,她想要在这里待一辈子,那也算是做缩头乌龟一辈子,她不愿意去面对安林。其实说实话,她其实就是一个胆小鬼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安筠就看到容宇在房间里面收拾着她的东西,安筠立马过去问“容宇,你这是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叔叔说好了,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。”容宇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,还在收拾东西刚才他跟王了解事情的真相,也知道南宫家是安筠最好的选择。其实他知道安筠不愿意,但是他也只好这么做,为了安筠。

    “停下,我并不打算离开,我才不要收拾东西。”安筠将刚才容宇收拾好的,放回去原位,容宇看着安筠这样,本来在心中有很多的理由说服安筠的,现在全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安筠,你听我说。”容宇将安筠拿过来,坐在沙发上。安筠就这样看着容宇,看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容宇看到安筠安静的看着他,他也开口说“我刚才跟你爸爸聊过了,但是很抱歉,你必须要离开这里,回到南宫家那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们今天每个人都让我去南宫家,我再说一遍,这里才是我的家,这里面才是我的家人,我就想待在这里,哪里都不愿意去。”安筠也再次表明他的态度说。

    这态度在容宇的意料之中,但是容宇还是继续说着“我知道你跟安林阿姨的事情,但是我们不可以去逃避,我们去南宫家,那就是将这件事情彻底的解决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解决,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,她有她的生活,我也有我的生活,大家都不互相干扰,这样很好。”安筠很是抵触去南宫家,容宇也知道里面的原因,但是他没有想到,安筠对安林的抵触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不回南宫家,我们回江城,奶奶和妈妈那边很想念你,我们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,让他们知道你很好。”容宇也只好拿出第二个方案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他已经跟王说过,安筠的反应很会激烈,一定不会去南宫家的,于是他们两个谈好,可以让安筠暂时回到江城,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安筠听到奶奶和容阿姨的时候,她的态度一下子就软下来了,她从来到蔷薇组织这么长时间,一直都没有回去看看奶奶他们,报个平安什么的,也确实是她考虑不周。其实安筠还是很喜欢奶奶他们毕竟他们对她那么好。再不回去,好像也说的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江城,你觉得怎么样?”容宇见安筠没有说话,但是脸色变得温和许多,没有刚才那么坚硬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好久没有回去看看奶奶他们了。”安筠自然是同意的,毕竟她霸占了他们的孙子儿子这么久,如果再不回去,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爸爸那边怎么办?”安筠可是记得刚才爸爸一定要让她回去南宫家的,如果去江城,爸爸还会同意吗?

    “别担心,有我在,叔叔一定会同意的。”容宇说,安筠露出开心的笑容,想到可以回去江城,她就很开心但是容宇并不那么开心,他心里想着,要是安筠以后知道真相,会不会责怪他?

    “好,那我去收拾衣服。”说完,安筠将她刚才放好的东西再一次塞到行李箱里面。她开心的想着,要给奶奶他们带什么礼物好呢?她这么长时间不见,苏小语他们肯定担心死了,她还得买礼物去哄她们开心。

    容宇看着安筠开心的身影,时不时的问他,应该带什么回去比较好,看着安筠这样,如果她知道离开的真正原因的话,希望安筠可以不要怪他。

    南宫家族那边,南宫楚衡想了很久,最后还是决定将安筠的事情告诉安林,还有之前蔷薇组织发过来的邮件,都跟安林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    “楚衡,我们必须马上就接安筠回来,我担心她的安全。”安林担忧的看着南宫楚衡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派人手过去墨儿那边,等晚些,我也会亲自过去,我一定会将安筠完好的带回来的。”南宫楚衡说。安筠他也同样担心,但是现在先安抚好安林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怎么突然就遇到这样的事情。”安林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“只怕蔷薇组织背后的人,不简单。”南宫楚衡说着,事后,他仔细想了想,发现背后之人应该早就知道安筠的真实身份,从一开始他派人关注南宫家族的时候就可以知道,但是为什么一直都不将安筠送回来,到了危急的时候,而选择将安筠给送回来,这些事情,背后疑点重重。

    “楚衡,我还是很担心,这样吧!我跟你一起去,只有看到安筠安全,我才放心。”安林希望自己丈夫可以同意,但是南宫楚衡好像不是很同意。

    “那边什么情况还不知道,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未知风险。”南宫楚衡当然是考虑安林的安全为主,他和安林两人的情况不一样,他有自保能力,但是安林太脆弱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跟安筠一起,她是我的女儿,没道理,妈妈看着女儿有危险,还那样看着的,楚衡,我求求你了,让我跟着你们去,我会好好跟着你身边的。”安林祈求着,南宫楚衡看着安林这样,心一软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必须要跟我保证,不管怎么样,都要在我身边,至于安筠的事情,我会做好计划,绝对不会让安筠受伤的。”南宫楚衡也跟安林交代着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安林开心应着,只要能让她去女儿身边,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蔷薇组织那边,何滔自从跟南宫家族那边传完信,还有接到南宫家族那边的信件之后,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忙,可即便如此,何滔还是闲不住,他又跑去训练场,亲自监督着他们训练。每天都忙的很晚回来,王知道也不制止,因为他知道何滔这个人,要是不给他找事情做,那就是闲得慌。

    有时,他还会取笑何滔,说天生的劳碌命,给他清闲还不要。何滔也只是笑着回应着,没办法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何滔从训练场回来,就看到何圭已经摆好桌子,要吃晚餐,就在等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何滔走过去就说“你这小子,不是跟你说过我最近很忙,会晚些回来,让你先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才刚回来没多久,想着等干爹您回来一起吃,这样也有个伴。”何圭说着,然后給何滔的杯子里面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何滔喝下刚才何圭倒的一杯酒,觉得全身的疲劳一下子都消除了,也就开心许多。何圭看见,又倒来一杯酒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还没问你,你那边还习惯吗?”何滔问,他可是记得何圭现在是在安筠公司里面上班,这小子行啊!硬是靠着自己一个人考进去,何滔看着何圭的眼神露出满意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公司同事也不错。”何圭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瞧瞧,你是个拿笔的,那就应该在办公室里待着,不像我我就是一个武夫,那就是一个冲,要按我说啊,还是你们好,没有风吹日晒的。”何滔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干爹您辛苦了,来,我敬您一杯。”何圭敬何滔一杯酒。

    之后,何滔喝的越来越起劲,何圭就在旁边负责給何滔倒酒。他可是没忘记他今天的任务,只要等何滔喝醉了,那么事情就可以开展了,这也就是为什么,他今天为准备和何滔一起吃饭,还在不停地给他倒酒。

    “行了,喝了这么多也够了,你坐下吃饭吧!”何滔制止何圭要倒酒的举动,他知道自己的度,每天也就喝那么几杯,现在几杯到了,也就该停了。

    “干爹,您再喝点,难得今天这么放松,而且您刚回来,累死了,喝点酒消除些疲劳,也是好的。”何圭劝着。何滔是个耳根子软的人,被何圭这么一说,也觉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累了一天了,是要好好补偿,来,我们两个,今天不醉不归。”说完何滔高兴的拉着何圭一起喝起来。

sun03.com 11msc.com怎么登入不了 易胜博免费开户 45pj.com tyc259.com
尊龙娱乐注册官网 华盛顿账号注册 通博账号注册最高占成 明仕亚洲城在线 永利游戏免费开户
大家旺会员开户网站最高占成 顶尖游戏开户 ek娱乐注册官网最高占成 加博国际是什么网站最高占成 圣淘沙游戏管理
百盛娱乐会员官网 千亿国际真人万人同时在线 申博官方唯一正网登入 亿元彩票最高占成 博狗直属现金网